中古时代的白蝙蝠及其他|太平广记

阅读: 29 发表于 2020-02-14 00:49

 

  来源:亚洲考古

  《稽神录》是一部宋代志怪小说集,共六卷。徐铉撰。徐铉自序,称“自乙未岁(935年)至乙卯(955年),凡二十年”撰作此书(见晁公武《郡斋读书志》)。则此书为入宋以前所作,全部收入《太平广记》。此书大多写鬼神怪异和因果报应故事。

  《稽神录》里记载了这样一条故事,值得深思:

  李禅,楚州刺史承嗣少子也,居广陵宣平里大第。昼日寝庭前,忽有白蝙蝠,绕庭而飞。家僮辈竟以帚扑,皆不能中,久之,飞去院门,扑之亦不中。又飞出门,至外门之外,遂不见。其年,禅妻卒,輀车出入之路,即白蝙蝠飞翔之所也。

  在唐人眼中,白蝙蝠乃是引路之物。李颀有一首诗,《送王道士还山》就有这样的诗句:“先生舍我欲何归,竹杖黄裳登翠微。当有岩前白蝙蝠,迎君日暮双来飞。”

  实际上,更早之前的文献中,人们对于白蝙蝠就有记载。晋代葛洪的《抱朴子》书中就有如下文字:

  “千岁蝙蝠,色如白雪。集则倒悬,脑重故也。此物得而阴干末服之,令人寿万岁。”

  可见,至少在魏晋时期,人们就尝试吃蝙蝠了,只不过吃的是蝙蝠中的极品——白蝙蝠。北朝大地理学家郦道元在《水经注》里也曾确认过此事不虚。

  《水经注》卷三十七:

  丹水又径亭下,有石穴甚深,未尝测其远近。穴中蝙蝠,大如乌,多倒悬。《玄中记》曰:蝙蝠百岁者倒悬,得而服之,使人神仙。

  《玄中记》是东晋郭璞写的,这个书有辑本,辑的最好的,是绍兴的周树人先生。通过郭璞的记载,郦道元的转引,可以让我们知道,魏晋时期,人们确实是有吃极品蝙蝠的经验的。

  南朝梁任昉《述异记》卷下也有对白蝙蝠的记载:

  “荆州清溪,秀壁诸山,山洞往往有乳窟,窟中多玉泉交流,中有白蝙蝠,大如鸦。按仙经云,蝙蝠一名仙鼠,千岁之后体白如银,栖即倒悬,盖饮乳水而长生也。”

  看来白蝙蝠喜欢在南方生活。唐代大诗人李白是喜欢南朝的,他的偶像就是谢灵运。“谢公宿处今尚在,渌水荡漾清猿啼。脚着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”顺带南朝的文献,太白也很熟悉。太白也写过白蝙蝠。《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》一诗中,太白就提到了南梁任昉上面那本《述异记》中的内容,写这首诗之前,专门写了一篇不短的序:

  余闻荆州玉泉寺近清溪诸山,山洞往往有乳窟,窟中多玉泉交流,其中有白蝙蝠,大如鸦。按《仙经》,蝙蝠一名仙鼠,千岁之后,体白如雪,栖则倒悬,盖饮乳水而长生也。其水边处处有茗草罗生,枝叶如碧玉。惟玉泉真公常采而饮之,年八十余岁,颜色如桃李。而此茗清香滑熟,异于他者,所以能还童振枯,扶人寿也。余游金陵,见宗僧中孚,示余茶数十片,拳然重叠,其状如手,号为“仙人掌茶”。盖新出乎玉泉之山,旷古未觌。因持之见遗,兼赠诗,要余答之,遂有此作。后之高僧大隐,知仙人掌茶发乎中孚禅子及青莲居士李白也。

  全诗如下:

  常闻玉泉山,山洞多乳窟。

  仙鼠如白鸦,倒悬清溪月。

  茗生此中石,玉泉流不歇。

  根柯洒芳津,采服润肌骨。

  丛老卷绿叶,枝枝相接连。

  曝成仙人掌,似拍洪崖肩。

  举世未见之,其名定谁传。

  宗英乃禅伯,投赠有佳篇。

  清镜烛无盐,顾惭西子妍。

  朝坐有馀兴,长吟播诸天。

  诗和序的描述内容大体相同,就是说荆州清溪附近有溶洞,洞里水流不息,洞顶住着白蝙蝠。蝙蝠又叫仙鼠,活到一千岁以后,身体转为雪白,用今天的话说基本上就是成精了。之所以白蝙蝠能够长生不死,是因为一直喝钟乳石水。

  如此看来,唐人对于白蝙蝠还是持一种神物有灵的态度的。更有名的一个传说,记载在《太平广记》里面。大家都知道“张果老倒骑驴”,倒骑驴的张果老,是民间传说八仙之一。张果老的传说唐代就已经有了。按照《太平广记》的记载,张果老常年生活在保定、石家庄一带。唐玄宗听说他的大名,派人请他见见面。经历了几次事情以后,四郎对张果老是神仙这个事情深信不疑。但是他想知道,张果老是什么动物成精的。他身边有个道士叫叶法善,擅于看这个,于是有了下面这段记载:

  时又有道士叶法善,亦多术。玄宗问曰:“果何人耶?”答曰:“臣知之;然臣言讫即死,故不敢言。若陛下免冠跣足救,臣即得活。”玄宗许之。法善曰:“此混沌初分白蝙蝠精。”言讫,七窍流血,僵仆于地。玄宗遽诣果所,免冠跣足,自称其罪。果徐曰:“此儿多口过,不谪之,恐败天地间事耳。”玄宗复哀请久之。果以水噀其面,法善即时复生。

  可见唐代人对白蝙蝠推崇有加。鲁迅也读过这段故事,他写过一句评语:“蝙蝠虽然也是夜飞的动物,但在中国的名誉却还算好的”。

  但是必须说明的是,蝙蝠这个东西,绝不能瞎吃,瞎吃会感染病毒而死。宋代李石著《续博物志》,云:

  “唐陈子真得白蝙蝠大如鸦,服之,一夕大泄而死。”

  又云:

  “宋刘亮得白蝙蝠、白蟾蜍合仙丹,服之立死。”

  有的网友读过这段,认为是俩人感染了唐代白蝙蝠身上的一种冠状病毒,这可能也是目前世界上最早对于人类感染蝙蝠携带病毒致死的记录。

  可备一说。总之,这也是从另一方面验证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书上怎么说,试了才知道啊。

  中古或更早时期,人们对蝙蝠还有其他的医学研究。因为当时这个药名已经被记录在了《神农本草经》中。《神农本草经》据说是汉代医学著作,这个还需要进一步考证。但可以确定的是南北朝时期这本书应该是已经流传很久了。《隋书·经籍志》有录,孙星衍有辑本(不佩服谁,都得佩服孙星衍,真正大咖)。医者们发现,蝙蝠身上有一样东西可以入药,《神农本草经》上叫天鼠屎,顾名思义,就是蝙蝠的屎。天鼠,就是蝙蝠,很形象也很贴切。五代北宋之际的医者觉得天鼠屎这个名字不是很好听,于是在著作里(《日华子本草》)给它改了个名字,从此这个名字就基本上固定了下来,叫什么呢?叫夜明砂。这是根据它的药用来进行的更名。

  1979年,辽宁中医学院的李墨林大夫发表一篇文章称:

  “蝙蝠的习性是昼伏夜出,它有一双奇怪的眼睛,白天看不见泰山,夜间能察秋毫。它的主食是蚊虫,但偏偏不能消化蚊子的眼睛,因此,蚊子的眼睛都大量地积存于他的粪便之中。抓一把蝙蝠屎,一眼就可看到它那黑褐色比砂粒还小的晶莹小体,就是未被消化的蚊子眼睛,也就是夜明砂的主要成分。夜明砂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,尚需进一步研究,但就其性能来说,可以大体认为是眼科的活血化瘀药和引经药。”

  蝙蝠屎里面有无数的蚊子眼睛,那用夜明砂来治疗眼病,确实是符合中医“以脏补脏”的理论。果真如此乎?于是引得山西新绛县人民医院杨春成大夫的好奇,想看看夜明砂里究竟有没有蚊子眼睛。他弄来不少夜明砂,用蒸馏水稀释,用150倍低倍显微镜观察,连续观察十张片子,发现夜明砂中,皆为未消化的蚊子翅膀、腿、嘴和一些躯体的残渣,以破碎翅膀和腿为主要成分, 而眼睛则只发现一个, 还是混在一个破碎的残体中,他的同事们认为,其实可能是头的残骸。总之说夜明砂里有大量的蚊子眼睛,还是靠不住的。

  实际上,李墨林大夫没有注明文献依据,他说的那段话并不是他的原创。说夜明砂里面有很多蚊子眼睛的人,非是旁人,乃是我大明名医,李时珍大夫(还记得小时候看黑白电影《李时珍》吗?赵丹主演)。《本草纲目》就记载:“凡采得,以水淘去灰土恶气。取细砂晒干焙用,其砂乃蚊蚋眼也。”

  但是,这并不妨碍中医在治疗眼疾中继续以夜明砂为方药治疗诸如雀盲症、玻璃体浑浊、角膜薄翳之类的眼科疾病。根据知网上多篇中医医学文章表明,夜明砂对于治疗这些眼科疾病来说,还是很有作用的。不仅是对人,对动物也有效果,有兽医研究表明,如果马因为暴怒失明,用夜明砂治疗,也是有效果的。

  现代化学引入中医药理学研究以来,夜明砂的成分逐渐为医学界所了解。通过化学分析,我们终于知道,夜明砂富含锌猛等微量元素,在所有的明目中药中,它的含量是最高的。但是由于夜明砂毕竟是蝙蝠屎炮制而来,大夫们也说了,它受物种、环境、分布诸多因素影响,很难量产,质量也参差不齐,卫生标准不好控制,还有一点很重要,一旦患者知道服用的夜明砂是什么,“容易造成精神负担,影响疗效”。

  最后说一句,大夫还说了,你要是厌食,服用夜明砂,效果也很好。真的。

转载或引用本网站文章内容请标明原网址,并标明本站网址健康文化书讯网 。转载或引用本网站中带有署名的文章,请向原署名作者支付稿酬。对于不遵守本站申明或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站保留法律追责权利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引起纠纷的,本站不承担责任。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,不保证完整性,仅供浏览阅读,如需详细阅读请联系原作者,若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。本站内容来源于收集转载,若您再次转载请勿用于违法用途,或其他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行承担责任。

本文链接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